HAVBEAT

看YT自學、自掏腰包參賽,蔡威暘拼搏就為讓世界知道「台灣卡巴迪不錯厲害」

看YT自學、自掏腰包參賽,蔡威暘拼搏就為讓世界知道「台灣卡巴迪不錯厲害」

「比賽最後幾分鐘,我完全處於耳鳴狀態,賽末鐘聲響起,腦中想的是:贏了後國家會不會比較重視卡巴迪?會不會有更多學校想推廣?這…就是我想要的結局。」

 

2018年雅加達亞運,台灣女子卡巴迪代表隊擊敗強敵伊朗爆冷奪銅,讓這項在國內鮮為人知的運動一夕間話題度飆升,也讓可能面臨解散的卡巴迪隊,重獲嶄新希望。

 

回憶起奪銅賽事,卡巴迪中華隊女子組教練蔡威暘歷歷在目,將當時場景、氛圍、情緒描繪得鉅細靡遺。

 

「台灣加油團原本在門口,想說輸了就直接走出去…下半場時都到了最前面,最後大家哭啊、擁抱,我也哭慘。」蔡威暘說,語氣帶著些許笑意。

 

中華民國卡巴迪運動協會
圖片來源:中華民國卡巴迪運動協會

 

從不被眾人看好,到被各家媒體封為「2022杭州亞運可望奪牌隊伍」(已延期),「台灣首位卡巴迪選手」蔡威暘比誰都理解箇中辛酸。

 

接觸卡巴迪14年來,蔡威暘在推廣卡巴迪上不遺餘力,從YouTube自學分析,到建構專屬訓練模式、自掏腰包參賽,為的就是讓曾經嘲笑、揶揄的人,知道「台灣卡巴迪也不錯厲害」。

 

以為卡巴迪是「吃的」到成為「第一人」

 

蔡威暘在中美洲國家貝里斯成長,2007年回台到台北市立大學主修籃球,卻始終無法習慣校內的學長學弟制。因緣際會下,蔡威暘結識中華民國卡巴迪運動協會理事長黃忠仁,並投身其中。

 

「我一開始不認識這運動,還以為是吃的勒!」蔡威暘笑說。不過,也正是因為大眾對卡巴迪極為陌生,讓他更加躍躍欲試,「我就是第一人,沒有人是學長!反正就是去嘗試看看。」

 

卡巴迪教練蔡威暘
圖片:蔡威暘提供

 

比起被人指導左右,蔡威暘更想成為打破層層阻礙的先鋒者,且一旦被人看扁,他會發奮努力證明實力。

 

卡巴迪男子組成軍2個禮拜後參賽亞青,在沒有專職教練引導、選手連規則都還不熟稔情況下,吞了一次次敗仗,期間還被其他國家嘲笑,但這反倒成為蔡威暘持續走下去的動力,「我當時就想,一定要把這個練好!」他說。

 

為求隊員四處「行騙」

 

比賽失利後,許多人回歸各自專長,為了召集隊員,蔡威暘還用「亞運選拔」明義「騙」大一生加入。

 

「雖然卡巴迪是亞運項目,但當時真的不太可能成,把他們騙進來後,一定會有1、2個有興趣,然後再去騙下一批人。」回想當時到處「行騙」的過程,語氣大多嚴肅的蔡威暘,說著說著又笑了起來。

 

由於台灣卡巴迪資源稀缺,蔡威暘起初透過YouTube影片學習,自己當自己的教練,慢慢分析、拆解其他國家選手的習慣動作,賽場也曾遇上日本裁判交流相關訣竅,最後再將各種訓練方式整合歸納成適合台灣選手的模式。

 

為讓練卡巴迪的學弟妹有資源訓練,蔡威暘畢業後與弟弟開家庭自學學校,若有體育課會委請學弟妹教課,有比賽也會掏腰包資助。

 

卡巴迪教練蔡威暘
圖片來源:蔡威暘提供

 

卡巴迪的漫漫長路

 

隨著國內比賽斬獲名次,2012年北市大成功組成卡巴迪社團,2013年轉成校隊,但即便如此,卡巴迪的前景依然不夠明朗。

 

2017年、2018年中心下出「通牒令」,若再沒在國際賽奪牌,卡巴迪相關資源恐怕難以存續,當時已畢業的蔡威暘得知後,儘管距離亞運只剩半年訓練時間,也二話不說接受。

 

卡巴迪教練蔡威暘
圖片來源:蔡威暘提供

 

最終,被眾人不看好的台灣卡巴迪隊,顛覆了所有人的想像。

 

會覺得台灣卡巴迪終於揚眉吐氣嗎?「嗯…也沒有,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」蔡威暘坦言,卡巴迪推廣仍有很大瓶頸,碰撞性運動讓許多家長卻步,且卡巴迪前景未明,選手難留住也是一大問題。

 

不過,可以確定的是,若台灣卡巴迪有需要蔡威暘的一天,他一定竭盡全力。

 

蔡威暘也期盼未來有天能站上賽場,讓他能再次一展選手身手,了卻亞運男子組未成軍無法參賽的遺憾。

 

卡巴迪教練蔡威暘
圖片來源:蔡威暘提供